10/04/2006

清补凉:讲出事实就必须道歉

李光耀终于道歉了!我们可以想像一下,他在莱佛士书院内,身穿红衣,被一大群青衣党的坏同学团团围住,他这时能够做些什么呢?用他那张将来赢过所有官司的铁齿铜牙,向他们大讲道理吗?

这里是没有道理可言的。他老人家长年捍卫民主人权也心知肚明:人多就是民主、就是好办事的力量,集合起来的声音也比较大声,而大声就是有道理,小声反而没有道理。

既然没有道理可以讲,也唯有抱住头跪在地上道歉了,说不定可以因此而少挨几拳,是相当划算的,除非是他的爱人站在一旁,那则另当别论。他毕竟是汉人的后代,应该学过“好汉不吃眼前亏”的硬道理。

反观隔壁哪间学校的翁诗杰同学,他的运气比较好点。他一股作气地冲了过去,也就这样的给他摆脱了围攻,最后还有学长给他道歉去了,校风好到离谱。


伤害到人家的感受

他们俩同样是讲了一句“你爸爸不是女人”之类的话,结果惹来满身的红蚂蚁。这种红蚂蚁最喜欢在红毛丹树上横行霸道,并不好惹,不是一般生活在城市里的孩子所能体会。

说别人家里的男人不是女人,是实话实说,并没有错,回家也不会挨骂。错就错在李光耀资政好管闲事,自己家里的事管得太多,还管到隔壁家去。

我们的诗杰兄就没有好管闲事,他是在执行“人民代议士”任务时闯祸。记得当时他是代表班丹国会选区的57884名人民,与蒙光亮先生认真的讨论如何把三万块钱的华小拨款变成五千块,结果不小心的伤害到其他人的感受。


他们并没有说错话,也不可能为自己所说过的话而认错道歉,正如法国球王基丹对头锤事件并不后悔,(因为他认为捍卫家里哪些女人的尊严并没有错),他只为自己的行为伤害到小球迷们的感受而道歉

很多球评都一致认为,头锤事件不应该在世界杯决赛中上演,也就是说基丹选错地点来显示其男子气概。或许李光耀已从这起事件中得到启示:就算是人家的爸爸不是男人,你也不必讲出来;这种外交谈话不应该讲,更不应该公开的讲,这样会伤害到别人的感受。

一旦人家的感受被伤害,人家的心里面就会很很很不舒服,一整天的心情因此很不愉快,做起事情来也会没有MOOD,很大的可能还会影响到人家工作的表现,甚至招来老板的一场痛骂,这样子就很不好意思了,必须慎重的向人家作出道歉。

李光耀写信道歉了。基丹上电视道歉了。就算是心不甘情不愿,也有人代翁诗杰道歉了。这些道歉的人都没有错,要怪就怪在别人身上,谁叫他们这么小气、心灵这么脆弱容易受伤害呢?

如果大家还是坚决认为:伤害别人感受的一方必须作出道歉,那么,天下的所有父母都会很不得空,必须常常向挨打后的小孩道歉,因为他们已经伤害到人家的感受。

你应该明白我在讲什么。


后记:
有读者投诉我每次写评论都要让人家去猜我在讲什么。这可是没有办法的事,尤其是在这种国情特别不同的国度里,讲话最好能够模棱两可,画公仔的内脏时也可以省去画大肠小肠的那几笔,免得给人拿上法庭治罪。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inks to this post:

创建链接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