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1/2009

TomYam:移民

今天,我要去申请国际护照。这是四十二年来第一次要出国,之前来往新加坡不算是出国,因为新加坡原本都是属于柔佛州的一部份,现在交由一群高效率又廉洁的人来治理。

四十二年是段很长的岁月,许多和我同龄的亲朋戚友都已出了几次国,而我惟有自嘲是我国最后一位爱国者,不舍得离开这个国家半步,也根本没想过要移民其它国家。

前几天,英国那里有一群“前”马来西亚公民在示威,抗议自己成了无国籍的人球。看在很多人的眼里,这群可怜虫真是活该!这是不爱国的报应,谁叫你们好端端放弃自己的国籍呢?

或许你可以说他们比起许多Kampung的村民,更有国际视野和工作能力,可以到世界的任何角落生活;他们也有权利追求更美好的生活,正如我们的祖先当年漂洋过海。

从他们的身上,我看到了蝴姬花把根长在半空中,我也理解到一种移民的心态。这是我昨天想对十六年后重聚的大学友人所说的话,因为他问起一个人何以可以背叛自己的原则。

原则?他的原则就是存够了钱就移民海外。

后记:我前后只花了一个小时就拿到自己的国际护照,印证了之前所听到的传说。大家可以到Wangsa Maju的移民厅(3°11'42.73"N;101°43'52.85"E)申请护照。

标签:

1 Comments:

At 6:39 下午, Blogger 维雄 said...

老实说,移民并非唯一解决现状的方法。
不过,污桶的那群妖魔肯定很希望看见华人移民。

 

发表评论

Links to this post:

创建链接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