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0/2006

清补凉:请大家不要怪凯里

Brother Khairy最近到处放火烧芭,烧了“华人趁巫统内乱敲诈”的议题,再来烧“槟州马来人被边缘化”的课题,上星期一(2/10/06)还烧多一个有关“土著在资讯通讯工艺领域占有率”的种族问题,搞到全国烟雾。

我们不要对凯里的所作所为大惊小怪,也不需要鄙视他、痛恨他。Brother Khairy只不过是做回他身为巫青团副团长份内应该做的事,就好像当年黄家定任副内政部长时,常常招待报馆负责人喝咖啡一样。他们都是尽职的好公民。

我们可要知道,种族议题是种族政党的招牌菜。况且,现在市场潮流兴搞“品牌建立”(Branding)。要Brother Khairy不谈种族课题,就好像要阿顺哥不卖鱼翅、锦纶泰不卖月饼、南香鸡饭不卖鸡饭一样,根本行不通。

我们不要对凯里动怒,也不必要求他对种族课题闭嘴。用封口令把人家的嘴巴封起来,并不是民主社会的作风。

我要对凯里说的是:Brother,虽然我不同意你所说的话,但我会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力。正如我不抽烟,但我会捍卫郑丁贤抽雪茄的权力。又好像我不抽大麻,但我会捍卫克林顿把大麻烟含在嘴里不吞入喉咙的权力。

(至于杀人魔四处遛达干案的权力,我到目前为止还真想不通该不该去帮忙捍卫。)

若首相或巫统甚至是国阵因为凯里的缘故而倒台,有人可要说Brother Khairy是上帝派来的使者,任务是在这里作乱,好比当年金融风暴中的Brother SOROS一样。

Last Update on 16 Oct 2006.

1 Comments:

At 6:32 下午, Blogger Euwen said...

嗯,?就是??吧,把不知所??道理和?政治?票,搏上位。

喜???blog。

 

发表评论

Links to this post:

创建链接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