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5/2007

THE TRUTH ABOUT NEP (4) : 将“土著”重新分类

马来亚银行规定指定律师楼须有至少50%土著股权,经已引起我国内阁政府的关注和讨论,这对整个国家来说何尝不是一件好事,就好像2001年发生华裔优秀生无法进入本地大学,连马来同胞都觉得不可思议并群起反对,导致后来大学固打制在2003年被取而代之,坏事变成好事一桩。

内阁日前开会时不同意马来亚银行的这种条例,无形中已经间接否定了新经济政策的存在价值和意义。我们可以说马来亚银行其实是在效法国阵政府的这项新经济政策,为了要扶持本地的土著律师楼而出此下下策。同样实行此政策的大马银行(AmBank)就指出,这样可以增加有关律师楼的商机。

我国华社长久以来受到新经济政策的限制,现在发现到“在商言商”的商业银行也有样学样的采纳此政策的条例,而且更变本加厉把30%的固打提升至50%,难为了所有非土著的律师楼,所以难怪华社会乘此机会宣泄心中长久以来的不满,连在朝的马华公共投诉局主任汤木律师也加入声讨的行列。

虽然我国的新经济政策早在1990年已经“正式结束”,但是这项政策所蕴生出来的种种不公平待遇的条例却似乎已根深蒂固。我们甚至看到土著现在购买豪华宅屋,依然可以获得10%的折扣,这是否表明有本事购买此类豪华宅屋的土著都是“穷人”,他们赚钱比非土著来得困难而必须给予“扶助”呢?

我们相信有良知的我国土著朋友占了大多数,他们都会认同新经济政策其实已经完成了其历史使命,制造了一群成功及富有的土著企业家和专业人士,而不至于把“有钱人”的标签只贴在华人身上。问题是,若新经济政策持续下去,将会制造机会让不符合“弱势”资格的人士藉“土著”的名义骑劫国家的财富,乖离了新经济政策作为扶弱政策(Affirmative Action)的原有意义。

我就看过大学的马来教授,把自己的孩子送进政府的寄宿学校,然而这种学校是为哪些贫困的马来子弟而设,让他们有个理想的学习环境,如今却被一些不负责任的“强势”土著所利用。追根究底,这种“浑水摸鱼”问题的导因,其实出在我国的“土著”族群内存在着“贫穷土著”(Poor Bumiputra)和“富有土著”(Rich Bumiputra)两种不同的组合。

如果国阵政府是有诚意要解决种族问题的话,就应该把“土著”重新分类为(1)富有土著,以及(2)贫穷土著,以免把政府要援助弱势族群的国家资源,浪费在不恰当的人身上。届时,就算马来亚银行要扶助土著律师,也不必担心会把所有合约“错误”分给富有的土著律师楼。

(原载于5月15日《东方日报》)

标签: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inks to this post:

创建链接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