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7/2007

TomYam:小假你人在何方?

杨百杨怀疑星洲日报本身的员工化名在该报专栏《沟通平台》写文章,必定是事出有因,尤其是江湖上曾流传过一个传言,指该报的一位编辑用了“小假”这个笔名,在言论版上造谣。

这件事件发生在2001年南洋商报被收购之后。当时“小真”受黄进发所托,联络了近六十名写作人,联合其他四十名在较早前发表杯葛声明的评论人,一起停止供稿给包括星洲日报在内的四家本地华文报章。

“小假”在他的文章中披露他是被人强迫加入杯葛的行列中,企图捣乱那次的“文人起义”。上述传言让人以为这位仁兄是受人指使捏造这样的事实,而出卖他的身份的人应该是和他一起在报馆为正义奋斗的战友。

星洲日报的星期天副刊主编曾毓林在4月29日就针对杨百杨的言论,在他的专栏中这样写道:“但如果是我自己的话,任何批评某人某事的文章,我一定站不改名坐不改姓,以真姓名示人,因为我愿意对我的文字内容负责任。”

曾毓林的这段话令人感动得要掉眼泪,因为过去这六年以来,我们都听信以上的传言错怪了人家,就好像很多人都以为副首相纳吉是害死蒙古女郎的真凶。我愿在此为心中的邪恶想法致万二分歉意。

看来,曾毓林和纳吉是有必要分别砍鸡头和找宣誓官,以表明自己的清白和无辜。

唉,到头来还是找不到“小假”。“小假”你人到底现在何方呢?“小真”找你找得好辛苦啊!

回应文章:小假站出来面对大家



我被逼加入罷寫
星洲日報/言論‧小假‧2001/06/10

看了《星洲日報》社長丹斯里張曉卿的聲明,我打從心裡佩服他的辦報精神。

我是其中一名參加"罷寫"給4家報紙的寫作人。在看了張曉卿的聲明後,我心感慚愧,但是我又沒有勇氣站出來高呼:"我不跟你們一道了!"

我相信,很多寫作人跟我一樣,並不是心甘情願罷寫,但是如果你處在我們的境地,你也會身不由己,被逼參與他們的行動。

在所謂的90位罷寫的寫作人中,到底有多少位是真正想罷寫的,我想數目不會超過一半。

當看到張曉卿的聲明後,良知告訴我,我必須把我被逼罷寫的真相公佈出來。

當一些寫作人在馬華收購南洋報業發動罷寫運動後,原本我並無意參加。我覺得報章的擁有人是一回事,報章的編務方針又是另一回事。如果報章的擁有人辦出來的報紙違反華社的意願,我們大可以不看這樣的報紙。

此外,我也認為,如果寫作人不罷寫,我們可以利用這些版位,發表我們對政黨控制報章的看法。

可是大力推動罷寫的寫作人卻完全否定繼續供稿的作用,反而把寫作人如果繼續供稿,描繪成"不仁不義、出賣華社利益、民族罪人"等。他們不僅通過電話,也通過E-mail等等各種方式,如排山倒海的來進行精神轟炸,"炸"到你不得不加入他們的行列為止。

坦白說,我是寫作人,如果我不加入他們的行列,將來我在他們群中將抬不起頭來。

我知道我自私,只為了珍惜自己的羽毛而不能堅持真理。但是當"真理"只有被一方完全蒙蔽、"真理"只能夠聽完他們的指揮、"真理"只有他們才對、"真理"是不同意見者都是"罪人"下,我沒有能力反抗這樣的"真理"。

我希望張曉卿能夠參與收購南洋報業,因為在他收購南洋報業後,我們可以看到更"理性"的情況出現。

其實,馬華收購南洋報業前,《南洋商報》及《中國報》難道就中立了嗎?就在實行著言論自由的守則了嗎?沒有,完全沒有。可是當時這些寫作人出聲反對了嗎?沒有,也完全沒有。

我很傷心,對一些人來說,新聞自由或言論自由的意義就是你聽我的,不聽我的,就該被塗污抹黑不可。

我希望張曉卿站穩立場,當時機來時,我會與其他被逼參與罷寫行動的寫作人,站出來面對大家,面對華人社會,把寫作人的良知發揮出來,而不是在這批"霸道"的寫作人施壓下,只任由他們指使。

目前,我還無法站出來,因為時機不允許。我知道我懦弱,但這是現實。

希望大家原諒我,我被逼只能用筆名跟大家見面。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inks to this post:

创建链接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