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2/2007

TomYam:天下人管天下事

兴都权益行动领导人已开始到海外各国展开游说活动

首相阿都拉对此似乎感到很不是味道,感觉上好像回到孙中山推翻满清政府的时代,P Waythamoorthy就是孙中山,而阿都拉就好比是继承整个大清江山的末代皇帝。

国阵政府可以说,我国内政是不容他国过问和插手。但是,我国的过去记录也实在差强人意,除了南非种族隔离政策之外,我国还对巴勒斯坦的老问题很感兴趣,还收留过许多来自波斯尼亚的难民。

其实,也只有极权政府才会抗拒来自国际社会的声音。他们感到最高兴的事,就是世界各国都采取“不干预他国内政”的外交政策。

那么,P Waythamoorthy的游说活动会成功吗?世界各国会挺身而出给予声援吗?郑丁贤在文章《印裔课题走出国门》中就指出,欧美国家向来都认为“捍卫民主价值是超越国界的责任”。

读到这句话时,我不禁想起德国神学家马丁·尼莫拉(Martin Niemoller)牧师写的名诗:
起初,纳粹党对付共产党人,我没有出声,因为我不是共产党人;
接著,他们屠杀犹太人,我没有出声,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然后,他们镇压工会成员,我也没有出声,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
再接下来,他们对付天主教徒,我仍然保持沉默,因为我是新教徒;
最后,当他们开始对付我时,已经没有人为我说话了。


看来,“袖手旁观”可算是一种罪恶,而“守望相助”就等于善待自己。就算是猫猫狗狗,我们都会有侧隐之心,更何况是对另一个国度的自己“人”。

总而言之,住在这个“地球村”内,村子里的事情就等于自己的事,关心其他国家的内政并不等于“好管闲事”,正所谓“天下人管天下事”。

Last Update: 6 Dec 2007

标签: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inks to this post:

创建链接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