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7/2007

TomYam:大马国会议员的“幽默”与“无礼”

大姨妈,对不起!我们的姐姐妹妹把你当成月经的代名词。各位马来同胞,对不起!你们的民族食品“Nasi Lemak”,也被当作“用报纸包裹起来的卫生棉”的昵称。

这都是华人社会日常生活习惯的一部份。若不是两位尊敬的国会议员的“月漏论”,我国华人或许永远都不晓得马来社会称月经为“月漏”。

也因为这个“漏”字,让我恍然大悟,原来自小在新约圣经中读到的“血漏病”,是经血不止的女人病,害得我当年常常在思索:到底人的那个部份会“漏”血呢?真要感激这两位大人的指点。

其实,一般老百姓偶尔都会拿这类东西来开开玩笑,我们或许可以美其名为“风趣”或“幽默”。然而,现在的问题是:在庄严的国会中讨论严肃的问题时,为何要不正经的对女性议员开这种“玩笑”呢?

我们并不认为这两位国会议员的言谈,是副首相纳吉口中所谓的“幽默”,因为在不适当的场合对不适合的对象开出这样的玩笑,应该称之为“无礼”而必须对被冒犯的一方做出道歉。

试问有朝一日当纳吉荣归天国时,我们可以在他的葬礼上,对他的老婆大开“幽默”的玩笑吗?

男人主要可分为两种:“斯文人”和“粗鲁人”;当然还有前者的变种:“斯文败类”。看来,我们的这两位大人肯定不是第一种男人。既然如此,他们还配得上Yang Berhormat的尊称吗?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inks to this post:

创建链接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