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4/2007

(吃)喝玩乐:蛋炒饭

记得中学时期,由于母亲大人工作的缘故,所以父亲大人不时给我准备午餐。记忆中,他好像只会煮面粉糕(板面)和蛋炒饭─这两种把全部材料都丢在一起煮的简单料理。

很多时候,我都站在一旁看看我家大男人会煮出怎么样的东西出来,偶尔也会下手帮忙搅拌。是以,看多了也就记得如何煮板面和蛋炒饭。

我从未煮过板面,倒在大学假期实习时炒过十几个人的蛋炒饭,炒得满地都是饭粒。那个假期是我第一次下厨。当然,I'm not alone,大厨可是同系的学友Joseph Gan及Andrew Chai。

后来,我记得只炒过一次蛋炒饭,那次是借用岳母大人的厨房来作表演,却被老婆大人嫌炒得太黑,黑酱油放多了。想想看,我好像是在copy父亲大人的蛋炒饭,一面煮一面回忆。唉,这就叫着“传统”━ 把作法统统传下去。

今天(3 Oct 2007)我又有机会炒蛋炒饭,因为孩子的妈出外坡工作,我被迫扮演“家族传统”的父亲角色,重演廿多年前的情节。一大清早就把白饭煮好再放进雪柜风乾,中午再到档子请老板切三块钱的叉烧肉。

到了傍晚正式起锅下厨时,就先把冰箱内的三色蔬菜拿出来解冻,同时间剁碎大量的大蒜,然后把鸡蛋打入碗内大力搅拌,再把平时煮快熟面剩下的葱油和Maggi鸡汤料拿出来,最后就是准备好从麦当劳拿回来的黑胡椒粉。

当一切就绪,就把葱油倒入锅内加热,接著就把大蒜碎爆熟,再把三色蔬菜炒一炒,然后把白饭倒入以大火翻炒一番,再加入叉烧肉碎和鸡精汤料粉一起搅拌,最后才把鸡蛋液倒入炒一炒,撒上一把胡椒粉就可上桌了。

你问我味道如何?我对这次的表现还相当满意,至少孩子们没喝倒彩或罢食。吃着吃着,我又开始一面吃一面回忆,把口中的味道与记忆中的味道比较,只吃出爆大蒜与鸡蛋的味道。嗯,难怪这叫着“蛋炒饭”。

后记:下回在炒好蛋炒饭时,将会学父亲大人撒上一把青葱碎。可惜这次来不及到巴杀找青葱,否则味道将会更像“传统味道”。

* 别忘了点击上面的“Google广告”以示对此BLOG的支持。谢谢!

标签: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inks to this post:

创建链接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