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0/2007

TomYam:相由心生

身经百战阅人无数的人事部经理,相信都会把“相由心生”这四个字,捧为四字真经。

就连当年在Bukit Bintang路边拉皮条的龟公,也会在我们几位朋友当中,选择那位长得比较像猪八戒的下手。

然而,那位公公显然身经不足百战,和服装店的年轻小姐一样,不懂得“有时候人不可貌相”的硬道理。

所谓的“相”并不只局限于一个人的脸孔容貌,否则的话,样貌长得像甘草演员 ━ 石坚(上图),岂不是很冤枉吗?

所以,我们看到现今的选美比赛,都会给参赛的佳丽们问一些刁难的问题;只要她们一开金口,就可以马上揭晓谁是“真正的美女”了。

所以,我的老板就曾问我,为何我interview每位应徵者,可以足足用上三个小时,而她却只需要十五分钟呢。我反问她:你是否只需十五分钟就可以决定嫁给陌生人?

“真正的美女”不只样貌要好看,最重要的还是她有没有“美女的气质”,而气质这种东西往往必须通过谈话,才能在最短时间内感受得到。

我永远相信,人的气质这种“相”,是可以随着人的经济能力与学识水平而有所改变,人民的公德心亦然。

所以,皇帝有皇帝尊贵的王相,乞丐也有本身专属的落魄相;有什么样的周遭环境,就熏陶出什么样的一种“相”。正所谓“相由心生,心由境生”

这也就难怪暴发户本身的气质,和他们孩子的气质会不一样。林国泰的气质就和林梧桐的China-Man气质不一样。而那些没有见识过艰辛奋斗的第三代,他们的气质还可能会导致“富不过三代”呢。

当然,“相”也是可以被模仿冒充的。据说,就有政治人物肝敢敢宣称自己是马六甲皇族的后裔,硬硬通过宣誓改名的途径,把自己变成皇亲国戚,讲起话来却没点贵族气质,真是一大败笔。

贵族的气质一般都会体现在衣着的品味上,所以才会有“先敬罗衣后敬人”的心理,众人尝试从衣着上去解读出一个人的身份地位

这种把“消费习惯”与“身份象征”挂钩起来的做法,还可延伸至我们每日的代步工具上,似乎从车辆的“相”可以看到车主的“心”。

经过两次被公路恶霸停车挡路的惊险经验,我个人对车尾装有Spoiler的汽车无甚好感,甚至对这类车辆的车主身份存在着无可避免的偏见。

标签: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inks to this post:

创建链接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