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2/2007

TomYam:寻找同性恋的解药

我在大学研究所时,曾无聊的用网上的《易经》软件推算我的学业运程,结果是四个字:“不断研究”;在旁的学弟们全都笑倒在地上,原因无它:我的研究确实是“没完没了”。

是以,我是相当佩服那些搞研究的人,尤其是搞一些“纯学术”不能赚大钱的研究。美国就有一个名为《搞怪诺贝尔奖》的奖项,可以给予那些“无用武之地”却很有趣味的研究一些掌声。


今年的《搞怪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是研发“同性恋炸弹”(Gay Bomb)的一个美国空军实验室。这个化学武器研究可是“有用武之地”,对所有搞/反同性恋的人士也是天大的喜讯。

想想看,美国空军有本事找到可以导致同性恋的化学成份,理应也可以制造出武侠小说中所谓的“解药”。如果这个推论属实,这项成就足以角逐真正的《诺贝尔医学奖》,而不是什么搞怪大奖了。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inks to this post:

创建链接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