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2007

TomYam:到军营剥江鱼仔头

我相信,性格是可以通过后天的训练来改造。

小时候,老妈子总是叫我干剥豆芽根、江鱼仔头,绑金针菜这类的细活。回想起来,这种工作不好做,单调又花时间,最要命的是:孤单。

但是,长年在自家厨房挑起这种任务,无形中却塑造起忍耐和细心的性格。

不是吗?如果你急着要把工作做好而不顾工作的“品质”,肯定会把一大扎的金针菜搞烂,又或者把豆芽根、江鱼仔头送进你老妈的口里,因而被臭骂一顿。

我对瑞士的制表工业很是敬仰,因为他们可以在小小的方寸内,用人手建立起复杂又精准的机械,少一份耐心和细心都不行。

剥江鱼仔头和制作佩表,两者的共同点除了是孤单之外,最重要的是我们可以马上检验成果。

江鱼仔剥得不好,妈妈的嘴巴会告诉你;佩表制作得不够好,时间的准确度也会让你知道。

我们时常埋怨现在的年轻人做事不够认真,而且还急功好利,所以要送他们“用心”两个字作座右铭,还要送他们进军营受训。

其实,“用心”这二字箴言中所要用的“心”,就包括了上述的“耐心”和“细心”。

至于我们的军官会给这些到军营“度假”的小伙子们什么节目,我到目前还搞不清楚这项军方机密。也许就是要他们帮忙东海岸的渔夫剥江鱼仔头吧?

标签: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inks to this post:

创建链接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