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4/2007

TomYam:南洋商报前总主笔的墓碑

今天我终于完成十年来的心愿:到王锦发的墓前向他致敬。

他离开这个尘世时只不过五十八岁,是早了些日子。我总觉得,如果我这位“师父”能多活一两年,可以活着看到安华被革职后的“烈火莫息”街头示威,他应该会感到雀跃。

说他是我的“师父”,这话并没有骗你。

在我学习给报章写评论的日子里,是他给予我最多的指导。是他教会了我如何在严峻有限的言论自由中,给我国中文报章写评论。

我还记得当时拿着刊登出来的文章,与我的手稿逐字逐句对照,以找出他对我的文字的删改纠正,从中向他学习。

从1993年至1997年的短短四年里,我几乎每个月都到南洋商报总社拿稿费,然后找这位“王老二”喝茶,并接受他的教诲与经验传承。

王老二是位好客健谈的长辈,他可以告诉我很多他个人的往事。这就是为何我了解他被葬在吉隆坡蕉赖路基督教坟场的缘由:他的母亲是基督教长老会的长老。

说来惭愧,我住在这个坟场不远处也快要十年了,就是抽不出时间来找寻他老人家的墓碑。

今天下午再次路过这里,就根据他逝世的日期(1997年9月9日),顺着每个墓碑的日期排序,没两下就找到王锦发的墓碑了。(N 3°6' 30.9" E 101°43' 54.2")

看到他的墓碑,我有点难过。简简单单的一块墓碑,没有孝男孝女的名字,十字架的金漆也早已脱落清光。谁也看不出,这里埋葬着南洋商报的一位总主笔。

下回记得拿罐金漆给他老人家的墓碑补漆,算是还他请我喝的那杯茶钱。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inks to this post:

创建链接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