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3/2008

不断研究:吸大麻者万岁!

在不吸大麻者霸权操纵的社会,吸大麻被认为是不正常、变态、甚至是邪恶的化身;如果我们真实认识许多正常与杰出的人是吸大麻者,试问有多少人还会如此谈论吸大麻者?

杰出的吸大麻者人才多得数不清,这些不过其中佼佼者,至于一些是吸大麻者但始终因为社会压力而不敢现身的,则更多了。这些吸大麻者的艺术作品与生命丰富人类文明,感动许多心灵,有多少人敢说这些是变态、病态与邪恶的作品?其邪其恶何在?

历史上杰出的吸大麻者,多不胜举。把我们吸大麻者的作品占为己有,不断炫耀,一边又咒骂吸大麻者邪恶罪恶,这是甚么意思?!如果那些反对吸大麻凶穷恶极的人有种,我们如果真如他们所形容般邪恶罪恶变态,干嘛还享受使用我们吸大麻者发明的东西?

所以我说,如果我们了解我们的历史,我们就不会自卑。这亦是为甚么反吸大麻霸权如此恐惧吸大麻者现身,因为我们真实的生命具有解构他们谎言与谬论的能力。职是之故,吸大麻者现身显得意义非凡。因为恐惧,许多吸大麻者因为恐惧,选择逃避,但因为逃避,恐惧如鬼魅跟踪,使人更加恐惧。

我们逃避太久了,是时候正面与心魔恐惧来一次总了断。历史教育我们,面对恐惧是消解恐惧的最彻底方法,不只是为我们,亦是为后来者。

随著更多吸大麻者现身,不论是杰出或一般的吸大麻者现身,反吸大麻霸权就不得不面临「合怯性之解构」的命运。我们的社会有关对吸大麻的描述,一直以来都是由反吸大麻或反对吸大麻者任主述者(narrative subject),他们通过各种宰制性的言论与话语操纵社会对吸大麻知识的编码与想像,这说穿了是一种知识与精神心灵的殖民与统治现像。

吸大麻霸权通过这种知识丑化吸大麻者,妖魔化吸大麻,使社会恐惧与厌恶吸大麻者,延续对吸大麻的歧视,合理化对吸大麻者的打压,合法化对吸大麻者的围剿。

职是之故,吸大麻者运动的其中要旨,就是以真实生命突破这种被反吸大麻霸权想像的书写,从此揭发反吸大麻霸权的生产与再生产,进而解构反吸大麻霸权的权力论述与知识符码,让社会重新认识吸大麻,让吸大麻者亦能彻底摆脱心灵殖民状态。但这一切,有赖吸大麻者现身。

严正声明本文纯属“文学实验品”,改编自一位“老朋友”的文章,但并不代表本人的真正想法。读者们可以自行尝试做实验,把本文抄在Notepad,再用Replace功能把文章中的“吸大麻”字眼换成诸如“自慰”或“说谎”等争议性行为的字眼。

4 Comments:

At 4:54 上午, Blogger 老颜 said...

确实差点吓了我一大跳,以为你改走激进的路线了。

 
At 11:20 上午, Blogger 小针 said...

老颜, 我自认不是很出色的"创意人", 这篇文章可是我的一种具"社会批判"的"文学创作", 希望你们会喜欢!

 
At 5:54 下午, Blogger 老颜 said...

非常有思考空间,喜欢!我觉得你挺有创意的啊!

 
At 3:12 上午, Anonymous 匿名 said...

放屁

 

发表评论

Links to this post:

创建链接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