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2009

204变天系列(2):霹雳州变天的最大输家

谁是霹雳州变天的最大输家?那人肯定不会是月凤姐姐,人家讲她不过是马戏班的小丑,当陪衬角色还可以,绝对不会是“最大”的那一位。

有位律师在Ai FM电台上说马来统治者是“最大赢家”,因为这次事件再次彰显出他们的政治权力。对此司法界的说法,我并不以为然,倒认为霹雳州苏丹是“最大输家”。

我在今早就收到怡保一位友人的SMS,说他要到江沙的霹雳州皇宫吐口水。我感受得到他的哪种愤怒,如同哪些在霹雳州苏丹网站上留言的人们的怒气。

霹雳州苏丹曾经是位法官,所以他老人家做事Law by Law,国阵踢进龙门的球比较多就判国阵赢,就是这样简单,根本不需要去追究球是如何踢进。

霹雳州变天与我无关

他不是彼拉多。彼拉多在审判耶稣时,依从民众的要求处死耶稣,并当着众人面前洗手,把判死刑的责任归在人民身上。

霹雳州苏丹当时有两个选择,他却公然选择作出违背民意的决定,把州政权交给人民在选举中已经拒绝的国阵,使人民牵怒于苏丹本身乃至全体马来统治者。

如果苏丹英明神勇的话,他或许会向彼拉多看齐,让人民通过选举来自己决定由谁掌权,而不是贸贸然去触怒人民,削弱人民对马来统治者的支持。

看来,我国的马来统治者似乎并没有从1993年修宪废除免控权的事件中吸取到教训,开罪人民永远都不会有任何好处。人家两头大象在打架,自己却莫名其妙的成了最大输家。

* 别忘了点击上面的“Google广告”以示对此BLOG的支持。谢谢!

标签: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inks to this post:

创建链接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