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6/2008

华人寄居论风波(2):除了原住民,谁不是移民?

原住民:马来半岛的Tuan

我们可以这么说:除了原住民之外,我国公民全都是外来移民或其后代,分别只在于(1) 移居年代的先后,以及(2) 原居地的远近。

比起许多源自印尼岛屿的“马来移民”,马六甲的葡萄牙后裔以及峇峇惹娘这类华人,他们在我国居住的时间肯定来得久。

前雪兰莪州务大臣Khir Toyo的父亲,和这里许多Kampung Java的居民一样移民自印尼爪哇岛,来马的年代恐怕还比许多“唐山阿伯”来得迟。

如果说印尼的马来群岛与我国的马来半岛原属于一体,所以Khir Toyo的父亲不算是移民,那么,我国现任及前任首相的祖先肯定是移民,分别来自中东以及印度。

就算是他们家里娶回来的马来姑娘,也有学者宣称她们在马来半岛的祖先是源自中国云南;这种学说肯定得不到马来人的认同,恐怕认了就和来自云南的华人同等级了。

若论距离的话,雪兰莪州苏丹祖先的家乡━苏拉威西岛南部,和中国南部到吉隆坡的距离,同样是两千多公里,在地理位置上差别并不大,那么,移居到这里的Bugis人和华人又有何“分别”呢?

说穿了,其“分别”显然在于“肤色与人种外貌”上,否则怎么同样是移民或其后代,有者可以被称为这片国土的Tuan,有者则被视为寄居这里的外来移民?

严格讲起来,若要鉴定谁有资格成为这片国土的Tuan,首先当然必须看他是第几代的移民。像Khir Toyo这样的“资历”,肯定比不上马六甲的许多“海峡华人”和峇峇惹娘。

如果把祖先原居地的远近也列为条件的话,首相阿都拉恐怕就不够资格来谈Ketuanan Melayu了。但是,这又怎么能阻止他来领导巫统甚至于这个国家呢?

老实说,这个国家就如美国好比是一个各族移民的大熔炉,只要对国家效忠并作出贡献,又何必去计较哪个族群是这里的Tuan呢?

若凭“肤色与人种外貌”来作为鉴定Tuan的指标,这和南非白人政权以及德国纳粹党又有何两样呢?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inks to this post:

创建链接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