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8/2008

TomYam:肚懒能救国

我很佩服大马“肚懒教主”赖昭光的功力,把福建人“肚懒”一词的用法发挥到极点。然而,他显然是在乱写一通,把堵塞的“堵”写成了“肚”,更把男人生殖器的“卵”(读lan) 写成了“懒”。

无论如何,天下所有的成年男人应该都会了解到,阴茎堵塞在阴道外的哪种“感受”。我在这之前建议过,用“光火”来取代“肚懒”这个不文雅的词句,现在倒觉得“火滚”一词更能表达出那种“心情感受”。

(感谢张景云前辈办我翻查他手上的两本福建字典,让我了解到“阴茎堵塞”的意义。)

缅甸的昂山素姬说得好:“导致腐败的不是权力而是恐惧”。是人民的恐惧感成就了腐败的政府,使人民无法去推翻它。然而,一旦人民“肚懒”的情绪超越了恐惧的感觉,这个军人政府就会大势不妙。

在我们这里并没有多大的恐惧,却有无限的宽容与容忍。对贪污腐败的容忍、对社会不公正的麻木不仁,都是延续一个政权长达51年的“成功”因素。然而,人民的容忍并非毫无止境,若超出了“忍无可忍”的限度,就会群起造反甚至于闹革命

Merdeka Centre 的民意调查结果

据说在这次大选中,选委会在最后一刻取消指头点墨措施,经已挑起选民们的“肚懒”情绪,纷纷怀疑执政党想要“玩臭”,继而导致选情突然告急,支持反对党的民意终于首次超越执政党,最后引发了308政治大海啸。

如果我们把支持执政党的百分点列为选民的“容忍度”,而支持反对党的百分点比拟为“肚懒度”,如此一来,Merdeka Centre民意调查的曲线图就可以很好的显示出民心的浮动

我不晓得当年孙中山革命时,中国人民对满清政府的“肚懒度”到底有多高,但是,看到这么多烈士可以抛头颅洒热血,我相信其“肚懒度”应该不会低过“容忍度”,否则就不会触发革命的火花。

肚懒赋予人民作出改革的勇气,肚懒能够救国,就只怕你对一个贪污腐败的政府不会感到肚懒。

1 Comments:

At 7:43 上午, Anonymous 匿名 said...

我对现在的政府真的很“肚懒”咯!!!

 

发表评论

Links to this post:

创建链接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