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9/2008

吃喝(玩)乐:到 Tanjung Penyabong 海边吃风

之前就知道我的父母很喜欢到东海岸,在海上的奎笼上小住一两天,享受大自然的宁静。该地点处于哪里,我当时是毫无头绪,直到上两个星期的卫塞节…。

我趁卫塞节假日回乡小住三天,听两位哥哥谈论一个“少为人知”的东海岸海边。他们把该处与泰国Phuket岛的海上美景相提并论,说岸边的海面上可以看到小岛,听得我的心养养。

结果第二天出外吃早餐时路经关丹大道路口,临时起义就和太太往东海岸的方向前驶,按照看过的地图路线直奔。


>> Google Maps

从昔加末取道关丹大道(12号联邦公路)去Tanjung Penyabong海边,路途中先抵达彭亨州的Muadzam Shah小镇,往右从大道转向普通的63号联邦公路,一路向着Endau和Rompin行驶。

Endau与Rompin这两个地名通常挂钩在一起,主要是因为在柔佛与彭亨州交界处,有一座作为“聚水区”的高山地叫Taman Negeri Endau-Rompin,许多柔佛洲的河流都发源自这里。

我在五六年前就曾随哥哥们,驾车通过柔佛州居銮县Kahang的园丘路,到达这个“州级森林公园”的山顶Kampung Peta,发现到那里有条大河(即Endau河上游)供游客们探险玩乐。

说到Endau与Rompin这两个东海岸地区,Rompin是位于北部的彭亨州境内,而Endau则处于两州边界Endau河口以南的柔佛州境内。


当我们走到63号联邦公路尽头交接处,其实已来到了东海岸的Rompin新镇,前后过了大约一个半小时,这时往右转就进入了3号东海岸联邦公路

这条海边路上尽都是当地渡假村的指示牌。向南一直往前走会经过Kuala Rompin市镇,我们就在那里的Shell油站作短暂逗留。

从Kuala Rompin往南走大约半小时,就来到了跨越Endau河的大桥,并在过了大桥后进入Endau市镇的范围,然后马上靠左转入一个不起眼的路口,沿著J182号州级公路往Tanjung Penyabong海边前进。


在这段乡村小路上,我们可以看到一座规模宏伟的德教会建筑物,还有牛群在马路中央招摇过路,甚至于一面走路一面喂奶,对城市人来说甚是好看有趣。


来到J182号州级公路的尽头,就是“传说”中的Tanjung Penyabong海边,也就是这次旅程的目的地━Jeti LKIM Penyabong。看看手表,从昔加末到这里的路程可要耗时达两个半小时。

video

下车后,我马上用相机全程录下眼前看到的景象(上图)。诚如哥哥们所说,岸边码头前面的确可以看到小岛,然而其气势不过尔尔,与想象中的相差太远,也难怪会“少为人知”。


从这个码头,可以出发到临近海域的一些奎笼,就是我的父母喜欢消磨时光的地方,也是一些钓鱼发烧友垂钓的好去处。


在该码头上拍拍照、吹吹海风后,我就独自到沙滩上走走看看,拿块石头往岩石上的豪蚌敲打,喷得满脸都是腥味,后来在附近还发现到一间陈旧的“船屋”(上图)。

在小食店吃过了真材实料的炸鱼饼Lekor和虾饼后,我们在回程中距离该码头的不远处,往左转入一个路口,朝向哥哥大力推荐的另一处海滩Tanjung Resang驶去。

从Tanjung Penyabong到Tanjung Resang的路程中,我们途经一处国民服役营地,真是羡煞了我们这些游客,就不晓得营内的年轻人是否有机会时常到海滩吃喝玩乐呢?

Tanjung Resang海滩

还好,这次没错过Tanjung Resang海滩的美景。那可是个难忘的悠闲下午,把车子直驶到沙滩上,开足冷气在车上与心爱的人,一齐欣赏一望无际的蔚蓝色海水,真是不枉此行。

标签:

5/28/2008

改朝换代(3):地方政府在干什么?

我的《FASCINO》特约作者YB刘天球,在雪兰莪州当上了专司地方政府的州行政议员,可喜可贺!

我那天走在住家附近的街道上,看着地上被压扁的狗粪、老鼠尸体,以及街灯柱上的乌鸦,有感而发了一个SMS给他。

我的SMS这样写道:“地方政府的任务就是:确保人民有一个乾净舒适美观及安全的居住环境”。请注意!这里提到我心目中4个理想居住环境的要素,即:(1)乾净;(2)舒适;(3)美观,以及(4)安全。

前关丹市议会主席Dato' Mohamad Saib日前在一项有关我国地方政府的研讨会上,也提到他在任时最在意的4样东西:(1)垃圾的异味;(2)阻塞的水沟,(3)路边的杂草,以及(4)马路的洞坑

其实,在民间老百姓的日常经验与认知中,地方政府的最基本职责就是:维持居住环境的“清洁与卫生”。

是以,只要地方政府选出一位有“洁癖”的主席,再依照房屋数目与地区范围大小,雇用足够的清道夫、除草工人与倒垃圾工友,就能满足人民对地方政府的最基本要求。

但是,我对我所处在的安邦再也市政府在这方面的表现,就感到不是很满意,至少我在整条街道上,竟然找不到一个公共垃圾桶,更甭说要如何清理路边小巷的垃圾和狗粪。

现在民联政府终于执政雪州,上台组织地方政府也指日可待。在此恳请各位未来的县市议员,记得届时开会议决增置公共垃圾桶,再雇请专家来喂老鼠及乌鸦吃避孕药

Vacuum Sweeper

如果嫌“全民大扫除运动”太“劳民”的话,大可“伤财”从国外进口Vacuum Sweeper,让清道夫轻轻松松的一个人做几个人的工作,誓把民联政府管辖下的城镇打扫得像座“花园城市”。

严格讲起来,地方政府的“功能”并不只局限于“清洁与卫生”的范围,否则的话,倒不如就让YTL杨忠礼集团来“私营”地方政府。

不久前,我就为了搞清楚我国地方政府在干些什么,特地上网查阅全马各地区8个市议会的网站,其中包括柔佛州居銮、森州芙蓉、霹雳州江沙、槟州槟城、吉打州居林、登州甘马挽、彭亨州文冬,以及砂州南古晋的市议会网站。

整理了这些网站上有关市议会的“功能”(见附录) 后,我发现到地方政府除了负责管理公共卫生与环境整洁之外,主要的日常职务就是负责地方上的公共硬体设施,以及美化市容

就是这些“公共硬体设施”与“市容”的存在,让地方上的政治领袖与他们四周围的朋党,得以从中捞取丰厚的“油水”,也让他们在国阵失去州政权时掉下男儿泪。

就拿菜市场这个最基本的公共设施为例子,我小时候就听说过业主必须付上“台底钱”,才能够获得菜市场的档位。至于其它公共设施如何提供“油水”,看官们尽可发挥各位的想像力。

当然,地方政府还有一项重要“任务”就是向人民收取金钱,以支付地方政府所有工作的开销与花费。除了门牌税之外,地方政府主要通过发出各类商业执照来增加收入。

此外,地方政府最为关键性(关系到人命)的任务,就是策划及协调地方上的发展。批准不当的屋业发展,最终会导致像1993年淡江Highland Tower十二层公寓倒塌事件的发生。

归咎到底的话,我们将会发现到:一个完善的“监督机制”是管理整个地方政府的必要条件。邻国新加坡在维持市容整洁以及良好治安上的成功,当归功于该国政府打击“贪污舞弊滥权”的努力得法,并非靠喊几个口号或举行几场活动就能奏效。

我们的县市议会大可设立一个投诉局(Jabatan Aduan Awam),以各国州议员为当然成员,并委任一名反对党领袖为副主席各成员可委派一名助理为地方政府的受薪职员,以协助处理选区内居民的民生问题,以及任何关于贪污滥权的投报

我想,也惟有在这个地方政府制度上的改革,才能一劳永逸的克服贪污滥权的老问题,确保地方政府妥善的利用人民缴交的每一分钱,以便把每一个民联政府管辖下的城镇,打造成为世界级一流的“花园城市”。


附录:地方政府的功能

(1) 维持公共卫生与环境整洁:
清理街道与沟渠
处理垃圾
除草
扑灭蚊虫
检查餐饮业

(2) 建设、维修及提升公共基本设施:
菜市场
小贩中心
车站
公厕
公园及游乐场
街灯
坟场
停车场
马路
民众会堂
体育馆
图书馆
公共游泳池
污水处理系统

(3) 美化市容
(4) 策划及协调城市的发展
(5) 收集门牌税
(6) 发出各类商业执照

5/17/2008

五权分立(5):Memo to Karpal Singh


YB Karpal,

前阵子我忙于工作,所以没时间给你写这封“面膜”。我对你的处境深感同情,因为我知道你是个好人,也知道你是真正为民主而行动的党员。

我发现到,你和许多捍卫民主人权的大马人民一样,以为“三权分立”是民主的真谛,甚至于有些人还以为“三权分立”是我国宪法的条文。

其实,你们通通都搞错了!我们现在不是在钻研“法律问题”,所以你应该从“政治学”的角度来看问题。

若真的要讲究法律的话,我们也无法在我国宪法中找到“三权分立”的字眼,这只不过是英国人的一项政治理论和学说而已。

我赞同许多有识之士的看法,认为我们必须去探讨我国宪法中的“精神”。我个人深信这种“宪法精神”,在在捍卫着“王权”在我国民主政治中的地位

与其处处跟“王权”过意不去,倒不如就承认“王权”作为一项民主的政治权力,并与立法、行政及司法权等“民主三权”同时并存,以便互相监督与制衡,赋予人民多一层的保护

我们总不能在我国民主的三种权力出问题时,上街示威到国家皇宫向“王权”求助,然后过桥抽板反过来否定“王权”的地位与存在价值。

除了“王权”之外,我们还应该把目前我国民主政治中的“监察权”,从“行政权”中隔离出来,成为一项独立自主的政治权力。

若把“王权”、“监察权”以及我们所谓的民主三权结合起来,将会成为世上最完美的民主政治制度,甚至于超越英国这个民主制度的发源地。阿门。

小针上
2008年5月17日

标签:

5/11/2008

TomYam:“马来主权”=“巫统特权”

特权只为保护弱者

为何我们现在还要提Ketuanan Melayu (马来主权) 这样的议题呢?

这个“马来主权”的字眼并不存在于我国宪法中,有的也只是联邦宪法第153条中所谓的“特殊地位”,以便保护当年处于弱势的马来族群。

这个在联邦宪法下的“特殊地位”,其实只局限于民事服务职位、奖学金名额等几个事项,而不是像后来的邪恶政府,把其涵盖范围无限放大到所有的领域。

吉兰丹州王储指非马来人不应要求获得与马来人同等的权利,这种说法如同要求南非与美国的黑人,放弃争取与白人拥有同等的“民权”。有人性与理性的文明人会接受这种说法吗?

会捍卫“马来主权”这个字眼的,恐怕也只是属于巫统的一伙人,何况这可是巫统的“招牌菜”,可以保证他们建立起来的政治霸权,以支配其他国阵成员党,甚至于增加他们担任槟州首席部长的机会呢。

把“马来主权”与“马来统治者”划上等号的作法,更突显出巫统这伙人的无知,想把政治地位中立与超然的马来统治者扯进他们的阵营中。

严格讲起来,“马来统治者”在我国的民主制度中,是属于各族人民的“王权”,作为制衡立法、司法、行政与监察权的一支政治权力,基本上与种族色彩毫无关联。

无论是“马来主权”抑或“马来特权”,对大多数的普通老百姓来说,只会制造机会让一小撮特权阶级的土著,利用“特殊地位”来刮取国家的财富与资源

倘若这些“政客”诚心诚意为民着想的话,就不应该把人民依照肤色人种来分类,而应该依照经济上的需求与能力来分类,重新划分为“贫穷人”与“富有人”。

Last Update: 13 May 2008

标签: ,

5/02/2008

吃喝玩(乐):《老夫子》漫画

种瓜得瓜

老实说,现在看回《老夫子》漫画,觉得这种漫画还相当无聊。还记得小时候看《老夫子》,学到相当多的成语,其中最常见的一句应该是“耐人寻味”。

今天我的儿子拿着《老夫子》漫画向我问生字,看到上面这则叫人喷饭的漫画。其精髓在于让读者们“出乎意料”,加上漫画造型十分滑稽,成就了这幅少见如此出色的《老夫子》漫画。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