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2009

吃喝玩(乐):杨忠礼酒店集团的床铺

Mattress Pad

在过去几年来,我住过本地的二十几间多星级酒店,对它们的表现存有一定的基本要求。

对一位旅客来说,除了环境清洁卫生之外,能让人睡个好觉的床铺与枕头,是极其重要的事。

许多家境普通的小朋友之所以会向往住在酒店,主要原因往往在于那张舒适富有弹性的大床。

最硬的酒店床

印象中最差的床铺,应该首属前年重新开张时的Hotel 1926。虽然这是一间外观具浓厚英殖民地色彩的Heritage酒店,但是当时那里的床铺实在硬得太不像话!

反观YTL(杨忠礼)集团所经营的众多酒店中,我对吉隆坡JW Marriot酒店以及关丹Vistana酒店的床铺与鸭绒枕头,就留下深刻的美好印象:实在太舒服了!

前几天我在关丹Vistana酒店免费留宿时,当晚就特地把床铺掀开来研究一番,发现到YTL集团为他们的弹簧床铺上了一层柔软的床垫。

就是这么一层的床垫(Mattress Pad),让他们的酒店显得卓越出众,顾客有机会的话,肯定还会倒回来留宿,为的可是千金难买的优质睡眠呢。

根据IKEA目录内的资料显示,床垫内的各种填料能够迎合身体的曲线,而均匀地支撑着人们的体重,并大大增添弹簧床铺的柔软度。

睡在这样柔软舒服的大床上,好比躺在天堂的朵朵云霄上,任谁都不想要下床。

标签:

食色性也:繁殖(1)


序曲

上帝对人类说:“你们要生养许多儿女”。


第一乐章

男:我翻山涉水来找你,为的就是那么一粒卵子。

女:我寻寻觅觅在等候,为的也不过是一条精虫。

男、女:我想我们是疯了。

标签:

1/22/2009

八卦:27岁的Young Man

昨天的报纸有一则新闻吸引了我的兴趣:美国新任总统Obama的文胆Jon Favreau只有27岁而已。

老实说,我对年龄超过26岁的Young Man或Young Woman的办事能力绝对有信心。

我在多年前就曾对古今中外的伟人进行过统计,结果看出“英雄出少年”的所谓少年是始于大约27岁。

是以,27岁的Jon Favreau是绝对符合年龄的条件成为英雄。

1/21/2009

TomYam:无关马虎

青青菜菜 (福建话:随便)

张集强不是搞政治,而是专司古迹维护大业,这是所有《星洲日报》读者皆知的事。

那天1月18日他在星洲广场的文章《马虎年代》中指出,我国的许多建筑工程最终会出问题,多半都是“马马虎虎的做事态度”使然。

对此个案,我并不认为“马马虎虎”是正确的形容词,反而是“偷工减料”更能画出个中道理。

由于贪婪与贪污的缘故,君不见许多工程经过一层层的乾捞,把大量的建筑费用往私人口袋里塞,最后才以最少的时间与最低的成本把伟大的“豆腐工程”随随便便乱乱赶出来。

由于张集强不是搞政治,所以从他的观点角度是无法看到,惟有通过肃贪来杜绝偷工减料的问题,才能有效在这个“道德破产的年代”里,解决他口中的建筑工程问题。

对不起,或许他的文章题目应该改成《道德破产的年代》。

标签:

1/20/2009

(吃)喝玩乐:酒店早餐的4种鸡蛋煮法

最近因为外出公干的关系,有机会住进3至4星级的酒店,并在那里吃西式早餐。

我有注意到西式早餐的其中一个特点是,房客可以要求厨师煮出各式鸡蛋,但我从来都不去在意其煮法的名称。

今早在关丹Vistana酒店看到餐桌上有张小订单,上面列出了四种鸡蛋的煮法,可考倒了我这位英语半桶水的老饕,乾脆就只吃东海岸驰名的Nasi Dagang。

开了两个半小时的车飞回吉隆坡后,马上开电脑上网查出这四种鸡蛋煮法,并在此与天下所有英语半桶水的老饕分享知识。

Fried Egg:煎蛋,马来语俗称“水牛眼煎蛋”,蛋黄完整不破;

Soft-Boiled Egg:半生熟水煮蛋,蛋黄呈液体或软胶状,通常盛在蛋杯上享用;

Omelette:西式蛋饼,搅拌后的鸡蛋搀入各种馅料(包括火腿与蔬菜)再用油煎出;

Scrambled Egg:炒蛋,搅拌后的鸡蛋用菜油或牛油炒过。

标签:

1/17/2009

TomYam:打人算是一种革命?

老实说,真的很想揍他一拳,但是,我没有机会更没有勇气这么做,因为生来胆小kia si。就算想出轨,也只是在脑海中想想而已。

我深信还有很多人都跟我一样,与他并没有任何关系,若有的话,也只是他最近几个月来,不时霸占我们家里报纸的很多版位而已。

既然没有任何利害关系,为何会有人想要揍他一顿呢?针对这个问题,我想了一会,觉得他很像电影中的石坚,所以才会欠揍。

黄飞鸿电影把石坚的形象塑造成大坏蛋,结果他曾经被人丢鸡蛋,要怪只好怪他演得太逼真。而我们眼前这位老兄之所以会惹祸,恐怕只能怪报章记者写得太煽情了!

很多人都说“动手打人”就不对,尽管你是多么有理,都会因为动粗而理亏,好人会因此变成坏人,坏人也可能会变成好人

这也就难怪我们的圣贤会教导“君子动口不动手”的大道理,鼓励大家尽量用口挑衅对手,一旦对手被触怒而动手打人,就会稳操胜券、旗开得胜。

其实,一旦出发点正确,打人也未必是件坏事,我就常常抓儿子来打屁股,但是,我把“打”修辞为“罚”,以免混淆孩子们的观念,以为在学校“打人”是可以被接受的好事。

我们没机会“罚”这位老兄,因为我们不是他的家长,也不是他的老师校长,就算他如何的顽皮坏蛋,我们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为所欲为。

看多了难免会引发众怒,就好比中国人民对满清政府的du lan,结果促成了辛亥革命,以实现人们心目中的社会正义

既然是“革命”,动手打人就变得不再单纯是刑事罪行了,否则的话,就不会有人为之鼓掌喝彩,世界各国伟大的革命领袖,最终也不过是阶下囚而已。

有人问我会不会敢不敢雇用这样的年轻人?我想,他应该适合去搞政治。Sorry,应该是“搞革命”。

1/12/2009

(吃)喝玩乐:新山的铁板海鲜炒饭

video

上个周末到新山Stulang Laut海边的免税区公干,听到当地人介绍那里附近的铁板海鲜炒饭,便抱著一颗好奇与兴奋的心,与同事们前往品尝,想一究此炒饭有何魅力。

这个档口所处地点,就好像政府组屋底层的五脚基,环境虽不怎么理想,但却坐满了来自各族的顾客,任由这对华裔夫妇来团结大家的胃口。

当我抵步时,正好开始新一轮的炒作,只见头手把一堆的大虾放在铁板上炒熟,然后开始把五十多粒鸡蛋逐一打在虾只上,场面看起来有点夸张。

他接着把一碟碟的白饭以及菜豆配料倒下,便用两把铁铲大力翻炒,最后淋上两种调味酱,才用香蕉叶把炒饭包起放在碟子上。

味道如何?我不晓得该如何形容,只知道当我吃下第一口炒饭时,我想起了在槟城新关仔角喊卖Rojak的印度老兄,切食物时把大刀提高高然后慢动作砍下,淋酱料时更随著劲歌把身子团团转,否则恐怕真的会没有生意。

>> Google Maps

标签:

1/05/2009

吃喝玩(乐):拿督蔡天定给国会大厦设计的壁画

不久前刚过世的九十六岁“现代峇迪画之父”拿督蔡天定,据说当年曾经被委托为新国会大厦设计两幅壁画,但后来却莫明其妙没有被采用。

这两幅用Poster Colour水彩所画出的三角形画作,目前正在吉隆坡国家画廊的拿督蔡天定个人画展中展出,我观赏之后不禁为他在天之灵感到叹息。

其中的那幅“Malaysian Culture”,反映出了我国独立时各民族和平共处的氛围,令人向往。从其细致用心的笔触,我们可以感受到画家对新生国家的热爱与寄望。

这么棒的图画无法在国会大厦的墙壁上展现,我真的不晓得该怎么说。

标签:

1/04/2009

(吃)喝玩乐:槟城百年路咖哩面

我的朋友隆汉刚从中国旅行回来,他告诉我回国后最想吃咖哩面,我便向他推荐槟城百年路咖哩面。

大马华人的口味早已本土化,简直是无辣不欢,听说还有人带着辣椒酱去中国旅行呢,惟恐吃不惯那里的东西。

槟城的Asam Laksa与咖哩面,再加上泰国的Tomyam,都是我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辣味食物,否则Maggi快熟面怎么会卖出这三种口味呢?

两年前我捧着《槟城皇牌小吃》一书到处找吃,吃过书中所介绍的三档Asam Laksa,但只尝到一档咖哩面━百年路咖哩面,然而,这却是我有生以来吃过最好吃的咖哩面。

虽然我没机会吃到书中推荐的其它两档咖哩面,倒在八打灵SS2区找到百年路咖哩面的专卖店,让我相信这或许就是槟城咖哩面的至尊,谚语不是说过“不是猛龙不过江”吗?

北马的咖哩面中掺有猪红(血块),对来自南马的我来说的确新奇,虽然我碍于宗教理由不吃血,但却可以从汤头里尝到其鲜美味道,这可算是这里的咖哩面特色吧?

百年路咖哩面的“总行”是位于槟城百年路的“环滨旅社”茶餐室,环境虽比不上八打灵SS2区的分行,味道却不是分行所能够“分”出来的。那里的龙眼水值得在此大力推荐!

>> Google Maps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