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2008

Lingam Tape系列(7):模棱两可的说话艺术

耶稣:该撒的钱币应归给该撒

有人看不顺VK Lingam的供词,认为他只需要回答YES或NO,根本不必废话连篇,尽讲些“模棱两可”的话。

其实,这可是一种说话的艺术,为了自保而不把话给讲白了。耶稣当年就面对过类似的场面,被逼回答一个刁难的问题:应不应该纳税给罗马殖民政府?

若说YES,那么犹太人就会背弃他;若说NO,罗马人就会以叛乱罪名抓他。结果,耶稣只好讲些“模棱两可”的话:“该撒的东西应归给该撒,上帝的东西当归给上帝”。

耶稣很多时候都崇尚人类的急智,不论其出发点是对还是错。难道保护自己会有错吗?难道Lingam不能想办法自救吗?

唉,就当作是看戏学讲话的艺术吧!

TomYam:大马制造无胆固醇Kaya

你相信吗?Malaysia真的是Boleh,竟然可以生产出无胆固醇的Kaya,而且还自称为Kaya王呢。

我小时候就看过家里的婶婶用蛋黄和椰浆加白糖制作Kaya,而蛋黄及椰浆是出了名的胆固醇来源,甚至有人认为马来同胞是因为吃Nasi Lemak和咖哩鸡而吃出心脏病来。

既然是高胆固醇的食材,怎么会做出无胆固醇的Kaya?难道是我国食品工业界已研究出一种去除食物中胆固醇的科技?

如果不是的话,这张Kaya营养资料表可能是交由我们的记者客串撰写,结果变成乱乱写。

1/30/2008

2008大选系列(8):大马政坛的“诺亚王朝”

Noah Dynasty

林敬益昨天抨击林吉祥父子要在槟城建立“林氏王朝”,不晓得身为林氏宗亲的林敬益,是否有机会在这个王朝内担任什么角色呢?

讲到民主政治中的“王朝”,我们可以马上联想到近代中国的“宋家王朝”,宋家两姐妹分别嫁给了中国和台湾的第一任总统。那是远在中国的趣事。

在马来西亚这里,我们的两位前首相也分别娶了同门的姐妹花为妻。敦拉萨与敦胡先翁的岳父大人Tan Sri Haji Mohd Noah的来头可不小,他是第一任国会下议院议长及前内政部长,并与林梧桐一起开创云顶高原集团,死后还被葬在国家回教堂的英雄陵。

莫哈末.诺亚的两位外孙目前分别担任我国的副首相与教育部长,他可说是“宋家王朝”大马版的创始者,足以和宋家王朝的大家长宋查理相提并论。

若林敬益要抨击林吉祥父子建立王朝,他还得先问问副首相纳吉和教育部长希山慕汀,看看他们对外公建立的“诺亚王朝”有何感想?

其实,很多时候由于家庭风气与人脉使然,同一个家庭甚至家族集中在某一领域发展,并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不瞒你说,我可是行动党“叛徒”的后裔。)

林吉祥和他的儿子要在一起打天下,只要符合民主程序,并没有人可以阻止他们这么做。

Keywords: 2008 Malaysia General Election, Najib Tun Razak, Hishammuddin Hussein.

2008大选系列(7):《人民宣言》中的“特殊地位”

Members of the Reid Commission after a dinner hosted by Tun Tan Cheng Lock in Malacca on Aug 17, 1956. Seated at the front row, from left: Sir Ivor Jennings, Lady Reid, Tan Cheng Lock, Lord Reid, Lady Jennings, WJ McKell and Abdul Hamid.

过去一星期来,我有幸参与翻译由Raja Petra等人主催的《人民宣言》。在这种兵慌马乱忙着过年+大选的非常时期中,要找个帮手来加快整个翻译工作可不容易。

虽然是因为欣赏这些开明的马来同胞而答应朋友接下这等苦差,但这并不表示我是赞同这份《人民宣言》的内容,尤其是提到“特殊地位”(Special Position)的条文。

这份宣言共分成两大部份,第一部份《人民的使命》记载着这份宣言的基本原则与信念,而第二部份《人民的计划》则完整列出人民应该采取的五类行动。

基本上,《人民的使命》所提及的那些原则与信念都是老生常谈,包括了土著与东马两州在宪法上的“特殊地位”。

我们并非反对“扶弱政策”中扶持弱势群体的理念,但是站在“公正与平等”的原则上,我们应该大力反对人类依照天生的肤色人种而拥有不平等的地位

其实,当李特委员会(Reid Commission)在1956至1957年草拟我国宪法时,他们原本已把马来人特殊地位的期限写进宪法草案中,硬性规定每15年检讨该特殊地位一次,以决定是否要延续、减少或完全取消该特权。

倘若这份《人民宣言》要反映出人民向往“公正与平等”的进步思想,就有必要纳入“检讨特殊地位”的要求,更何况检讨的结果也有可能会加强有关的特殊地位呢。

To: Raja Petra Kamarudin
Sent: Thursday, January 31, 2008 2:41 PM
Subject: URGENT: Admendment of Peoples' Declaration

Dear Raja Petra,

I have translated the first part of Peoples' Declaration and found that may be we should add in a new idea that the special position of the Bumiputra should be REVIEWED to determine whether it should be remained, enhanced, curtailed or repealed after a certain period.

Thank you.

Last Update: 31 Jan 2008

Keywords: 2008 Malaysia General Election, Peoples' Declaration.

标签:

2008大选系列(6):全民大扫除造势活动

1968年新加坡全民大扫除运动

行动党刚推出的竞选宣传短片《罪案之城》,突显出国阵政府治国50年的彻底失败,以尝试利用人民目前对国内治安状况的不满情绪,在来届大选中捞取选民的支持票。

其实,我就曾经在过去的文章《上帝的20/80法则》中指出,上帝所创造的这个世界并不是个完美的世界,所以罪案的发生是在所难免的事,问题是治安问题有多严重呢?还是新闻媒体把问题放大呢?

站在国阵政府的立场来看,要应付人民对治安的不满情绪,惟有推行一场“全民大扫除运动”,动员各地的国阵领袖与举国人民,一齐把全国各角落都打扫得一乾二净,再顺便叫随伴的警队逮捕所有非法外劳。

这么一来,善忘的人民对治安的不满情绪肯定会被一扫而空。

1/27/2008

TomYam:魏家祥患上健忘症?

我小时候最喜欢看《阿祥正传》

我曾经怀疑过,像魏家祥这样忙碌的YB,他怎么会有时间给《星洲日报》写专栏文章呢?我甚至于怀疑过:他会不会写文章呢?当然,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今天,他的文章《林甘与阿甘正传》中出现这么一句话:“小时候,我最喜欢看一部著名的得奖电影《阿甘正传》”,这句话更加强了我的猜疑心。

《阿甘正传》是十三年前(1994年末)发行的电影,当时魏家祥已经是廿六岁的青年人,怎么可能还是“小时候”呢?

只有两个可能性可以解释这个现象:(一)魏家祥已开始患上失忆症;以及(二)这篇文章的作者另有其人。

通常只有像马哈迪医生这样的老年人才会患上失忆症,魏家祥目前还是马华公会青年团的团员,是不太可能把廿六岁时发生的事情,当成是“小时候”发生的事。

看来,我之前的猜疑确实不是我多心,忙碌的YB背后应该有人帮他抓笔,而这位“文胆”今年至多只有廿五岁 (12岁+13年)。

不晓得我有没有猜错呢?

1/25/2008

Lingam Tape系列(6):V.K.Lingam 的剋星

测谎器

1/23/2008

2008大选系列(5):何谓“以华制华”?

(一) 基执政党A”牵基执政党B”
当马华与民政党竞相代表华裔选民,巫统就能以民政党来牵制马华在国阵政府内的“华裔代表”地位。
元凶:巫统

(二) 基执政党”控社”
把马华、民政党,甚至于人联党当作华社在政府内的“全权代表”,巫统就得以控制整个华社。
元凶:巫统

(三) 基反对党”牵基执政党”
当华社发现华基执政党无法代表华社的利益发言时,就把选票投给作为“华基反对党”的行动党,以此手段来逼使马华与民政党就范。
元凶:大马华裔选民

(四) 团”控社”
当马哈迪政权看到董教总联合十三州的中华大会堂向政府施压时,就批准“大会堂联合会”(华总)的成立,籍此华团来控制华社的声音。
元凶:马哈迪政权

Keywords: 2008 Malaysia General Election, MCA, Gerakan, UMNO, SUPP.

1/22/2008

2008大选系列(4):削弱巫统以壮大马华

黄家定:“贵党的软弱代表着吾党的刚强!”
阿都拉:“嗯……”

我记得在1980年代末,巫统闹A、B队党争过后,我曾对大学的友人提过一个论调:当马来选民闹分裂时,华社的利益才不会受到侵蚀。这话怎么说呢?

从1987年以及1998年巫统内乱后的经验来看,当巫统的马来支持票大量流失后,巫统就必须依赖非马来人的选票才能维持其执政党的地位;这个时候,正是华社向国阵政府“讨价还价”以及提出“诉求”的最佳时机。

换句话来说,也只有当巫统的马来支持票下跌,或巫统在国会中的议席大跌,华社以及马华民政的领袖所提出的要求,才会被巫统的国家领袖所认真考虑。

马华在其文告中也同意,当巫统的国会席位在1999年大选中被大量削减后,国阵政府对非土著及华社的施政,的确是有很大程度的改善。

这种情形意味着非土著及华社争取权益的谈判条件,与巫统的政治势力息息相关,甚至于呈现“反比”的趋势,与“华社壮大马华公会”似乎无太大的关联。

我们甚至可以说:马华的强大是建立在巫统的软弱上。当巫统过于强大时,就会变得独断专行,甚至可以不把马华放在眼里。

如此看来,把选票投给巫统的候选人,也只会壮大巫统的势力,进而打压马华民政以及其它的国阵成员党。

Keywords: 2008 Malaysia General Election, UMNO, MCA.

1/21/2008

2008大选系列(3):季节性动作

看到我就会想到大选

每逢大选,我们都会看到我国的政治人物会重复同样的动作。我们尊敬的翁诗杰国会议员就把这种动作称之为“季节性动作”

“季节”这两个字让我想起生物界的“求偶季节”,以及随著而来更重要的“交配季节”。放在人类社会中,这种季节就叫着“思春季节”,以及“叫春季节”。

“叫春”通常是用在雌性身上,可以是伴随着每个月一次的排卵期而发生,是伟大的造物主伟大精心的设计与安排。

至于像蔡细历这样雄赳赳的雄性,我们就不能用上“叫春”这样阴性的字眼,而必须换上“发泄”这等字眼来得比较准确。

是以,当你问我何谓人类的“季节性动作?”,我的脑海中马上浮现一片黄潮,看到男男女女进进出出的繁忙(为上帝)工作。

翁诗杰没有详细的描述那些重复的动作,所以我也只好尽力帮他把公仔的大肠小肠,全都在这里画出来。

政治人物的“季节性动作”:
(一) 分派糖果:把选民的纳税钱当着自己政党的拨款来派送。
(二) 铺柏油路:去叫JKR来为自己选区的马路铺上新的柏油。
(三) 宣布好消息:就好比母鸡突然宣布自己将会在明年下蛋。
(四) 到处握手:这个时候握手人们才不会责怪你多礼太唐突。
(五) 退党跳槽:这种应景活动就好像吃肉乾和月饼一样热闹。
(六) 宴请拉票:吃吃喝喝还有艺人表演无非要你记得投选我。

1/20/2008

TomYam:进马华有何好处?

我从没进过马华,所以根本无法回答你的这个问题。不过呢,我见过很多人进过马华,也有很多人进过马华的后台老大━巫统,从他们身上看到他们得到很多的好处。

综合这些好处再分类,我们可以看到这些好处不外是以下四大类:

(1) 土地
土地对很多人来说,就好比他们的命根。他们可以在上面建房子居住,也可以耕种农作物来填饱肚子。由于许多土地都属于国家,而受托管理国家的执政党当然有权力分配土地。我在小时候就有听过所谓的“马华芭”,想必就是马华把未开垦过的山芭地段,分给她的支持者等新村居民。

(2) 准证
“准证”这种东西让政府得以控制她的人民,也让执政党的支持者有机可图。我就听说过马华党要有机会轻易的获取代理外劳的准证。更有新加坡人以为要花钱通过“有关系”的人,才能够申请到大马的杂志出版准证,岂不知只要把申请表格交到内政部即可。笨!

(3) Project
从政府批准得来的准证和土地,并没有涉及国库的任何金钱利益。然而,政府的发展计划与工程的合约,却是形同花花绿绿的钞票,也难怪只有巫统内的朋党才有机会享有这种好处,其他人是一辈子都轮不到的。

(3) 勋章
其实有钱的话,不需要进马华也可以获得心目中的勋章。换句话说,不需要出钱就可以得到的勋章,是必须进马华才能得到。这种勋章又有多少人会叫得出名字呢?还是努力工作赚钱吧,总有一天可以做拿督阿爸。

后记:不管你是不是已经进了马华,如果你觉得还有东西要补充,欢迎你在此留言,谢谢你的合作!

标签: ,

2008大选系列(2):马华与行动党二分天下

还敢不敢到华人选区竞选?

人家说“数字会说话”,而我向来都对我国的选举结果的数字特别感兴趣,并且相信这些数字中藏有玄机,告诉我们一些无法改变的定律;这些定律包括了行动党和马华只能分别在华人选区和混合选区中胜出。

由于行动党向来都为受欺压的选民出头,而这些选民恰巧大多数都来自华族,造成了行动党给予大家的印象是代表华人的政党,林吉祥甚至被抹黑为“种族沙文主义者”,进而导致马来选民难以把选票投给行动党。这是我国的现实问题,由不得你作主或去改变。

行动党始终都是一个“务实”的政党,他们的领袖也心知肚明自己的优势与上述的局限,并且毫不避忌的公开承认自己只能在华人选区胜出。在上届大选中,我们看到行动党只能在华裔选民超过64%的国会选区胜出,而且一旦马来选民超过20%就难有机会获胜

相反的,在马华竞选的40个选区中,一旦华裔选民超过64% (这类华人选区只剩下10个),马华通常都会败北,然而周美芬的八打灵北区却是个例外。这也就难怪马华会指责行动党“以华制华”,因为事实上行动党的胜利往往都是建立在马华的失败上。

老实说,马华又何必那么在乎那区区的9个“华人选区”呢?以马华目前拥有31名国会议员的情况来看,难道少了9名国会议员就会“削弱华裔在朝的力量”吗?31名的马华国会议员尚且无法为华社争取到多大的利益,更何况是多了另外9名国会议员。

如果马华真的想要“壮大华裔在朝的力量”,或许可以考虑要求增派更多的马华候选人,最好人数可以反映出我国的华裔人口巴仙率。

其实,如果我们仔细分析上述10个华人选区的大选成绩,马华与行动党的得票显然不会相差太远,各自的总得票分别是20万以及24万,这正好反映出我国华社长久以来的一种现象:同时支持两个代表华族的政党,利用行动党来“牵制”马华或民政党

或许这就是政治学所谓的“两党制”政治,以便人民能够制衡任何上台执政的在朝政党,达到维护本身利益的目的。因此,马华和民政怎么能够责怪行动党“以华制华”呢?这项“以华制华”的严重指责,根本就是置疑我国华裔选民长久以来选择“两党制”的远见与政治智慧

这种“二分天下”的现象,也可以解释何以马华和民政党必须依靠巫统的马来支持票,才能凭着“一半”的华裔选票,在马来选民与华裔选民比例相等的“混合选区”中胜出。

事实上,马华的候选人长久以来都被讥笑躲在巫统的沙笼下,马华的部长及副部长级的人马也确实都在马来选民超过30%的混合选区上阵,唯有黄家泉这条汉子过于自负,才会去硬碰小辣椒冯宝君而落马。

正如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所说,华裔选民再怎么吹反风,对马华都不会有太大的影响。我想,顶多只有两位马华国会议员会睡不着觉:马六甲市区的王乃志,以及八打灵北区的周美芬。

Keywords: 2008 Malaysia General Election, MCA, DAP.

1/17/2008

Lingam Tape系列(5):酒喝多了可以通灵

你看我像不像神智不清或喝醉酒的人?

Tengku Adnan指Lingam在司法短片中多次提到他的名字,那是因为Lingam发疯或喝醉了。

问题是:发疯或喝醉的人为何可以清楚讲出首相委任法官的官方机密呢?难道酒喝多了一点,或神智不清醒,就能够胡言乱语的讲出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酒喝多了乱讲话的故事,让我想起耶稣的信徒当年在圣灵“上身”的情况下,竟然讲起其它国家的语言,却被不知情的民众嘲笑是酒喝多了一点。

如果酒喝多了一点,就可以讲出下期Empat Ekor的中奖号码,我倒愿意试一试醉酒的滋味。

1/16/2008

八卦:抓果子狸纪实

video
这不是消防员抢新娘

“We are not alone” ─ 你明白这一句话的意思吗?

当你发现到家里来了许多不请自来的昆虫和小动物,如:蚂蚁、蟑螂、蜘蛛、蚊子、苍蝇、壁虎、老鼠,甚至是眼镜蛇和果子狸时,你就会知道:原来我们和许多生物生活在一起,这还包括了肉眼看不到的微生物,如:细菌、病毒和寄生物等。

若不是这些生物会引起疾病,或者在我们的家里撒野、乱大小便,或许大家可以和睦共处、相安无事,更不会搞到要对它们赶尽杀绝。

这些不受欢迎的生物或许会说,他们存在地球上的历史比人类还久远,他们的祖先比我们还早到这片土地上,是我们侵犯了他们的地盘,应该是人类不受它们的欢迎才对。

刚才晚上十一点钟时,我的家里就来了一只不速之客:果子狸,不知怎么搞的从天井掉落在储藏室内。我看它根本无法走回来时路,也只好拨电03-92746250向消防局求助。

没多久,Pandan Indah 消防局的四名大汉就及时赶到现场,两名冲锋队员先冲入战场与敌“人”空手搏斗,另两名后援部队队员则稍后下手相助,四个人八只手根本就不是这独行侠所能抵抗。Hidup Pandan Indah Bomba!!

后来发生的事,现在都已成为了历史。

1/15/2008

Lingam Tape系列(4):律师在法庭上的供词

他的样子和声音,看起来和听起来都像我。

他的屋子看起来也很像我的屋子。

他家的狗和我家的狗看起来也很相像。

他的老婆看起来也很像我的老婆。

或许他根本就是我!

1/12/2008

2008大选系列(1):为何巫统-国阵要害怕安华?

根据报导,首相署属下的国家安全理事会在周二会见马来人NGO时,把安华标榜为“国家首号公敌”以及“马来人叛徒”。

为何国阵政府会对安华感到如此害怕呢?其害怕的程度显然已上升,甚至达到害怕取人性命的毒品与马共的危急程度,否则就不会把“国家首号公敌”的称号挂在安华脖子上。

在人民还分不清什么是“国阵”、“执政党”、“政府”、“国家”的国情下,任何威胁到巫统-国阵地位的“东西”,都可以被视为“国家首号公敌”。

那么,安华有何“威胁力”能够令巫统-国阵感到如此的害怕呢?林吉祥在国会做了几十年的反对党领袖,从来就没听说过他曾经沾过“国家首号公敌”的光。

在2008大选年来临之际,我们可以理解到大多数政治人物的神经都会紧绷,惟恐明年的今天就和现在的蔡细历医生一样闲着没事干。

安华之所以会令在朝的人家感到害怕,不外是他已解答了一个几十年来,我国反对党都无法回答选民的问题:万一反对党上台执政,谁会来当首相?

Keywords: 2008 Malaysia General Election, Anwar Ibrahim.

1/11/2008

蔡细历系列(8):Double Standard 双重标准


许多人已开始在质问:为何安华可以因为肛交而被控上法庭,而蔡细历承认口交却可以逍遥法外呢?

老蔡,看来你快要大难临头了。只要你被法庭定罪,你的下场就如陈群川一样,永无翻身之日。

现在,就要看你的敌人是否会放过你,又或许会有贵人相助?

1/10/2008

蔡细历系列(7):性爱光碟内容

他在第10分鐘時與那女人消失了,不知所蹤近5分鐘後,兩人就重回床沿,那時他就已經裸著下半身,也是一柱擎天的樣子了。然後你就看到他硬硬地將那女伴推下來,跪到他下半身前,女方就開始為他口交了。

從跪到躺,這位尊貴的前部長就像帝皇般給女方服侍。兩輪口交後,他就開始以傳教士的姿勢進入抽插3分鐘。他抽離過後,兩人又對著手提電腦看著,女方又開始為他口交了。

沒多久,女方就坐在他身上,以觀音坐蓮的方式來性交。一兩分鐘後又滑下來,張開口吞下去,接著又再坐上去,套干著…

整個性交過程中,女方都是愿意地投身奮力地做,包括在叫床。他用了兩次傳教士與兩次觀音坐蓮的方式去發洩他的獸性慾,總之口交就穿插在其中。

他在快完事時,抽插到高潮來襲時抽搐幾下,之後就離開女方的身體,有用手往下體一探似乎是解套的動作,因為他像是扔一樣東西在床頭櫃上。

他接著馬上就起身離開床。然後,他就將那女人遺留在床上,她慵懶地蛇型般躺在床上,望一下應該還在播著色情電影的手提電腦。

整段約15分鐘的性交過程中,他沒有為女方口交,甚至是接吻,或是其他親暱的愛撫動作等──他只是要發洩。

原文:HEZT的部落格《亚当的禁果》提供以上的详尽描述。

标签:

1/09/2008

That's Magic (6):JC Penny的广告短片Magic


这是美国一间老字号百货商店JC Penny的广告短片。

标签:

1/08/2008

蔡细历系列(6):给蔡细历上公民教育课

国王的新衣

我还记得小学四年级的《公民》,是由陈哲文校长亲自授课。当年这可是校长的一项例常工作,所以《公民》常常是自修课。顺便告诉你,处理马华公会的党务,往往也是他们的例常工作。

今年,我的大儿子升上了四年级,他的课本中也多了三本《地方研究》、《生活技能》以及《公民教育》。若我说《公民教育》是一科“政治学”,相信没有多少人会反对。这也难怪马华公会的主席,会来教导《公民教育》。

那么,小学第一册的《公民教育》教些什么呢?除了认识何谓“马来西亚”,我看,第一年的《公民教育》主要是教导学生,要对自己和身边的人“负责任”,而课本的首两个主题就是“自爱”与“爱护家庭”。

在这个时候教导“自爱”与“爱护家庭”的硬道理,似乎再适合不过了。我也很乐意在此把“自爱”与“爱护家庭”这两六字,送给我们柔佛州人敬爱的蔡细历医生,希望他在往后的日子里,能够自爱一点,不要成天羡慕其他不自爱的内阁同僚。

此外,我也要把这两个主题下所有课文中的“金句”,在这里抄下来送给尊敬的蔡细历医生:

1. “…我们也可以从自己和别人的经验中学习。这样,我们才可以提升自己,成为一个有信心和受人尊敬的人。”(第一课)

评语:自己和别人的经验告诉我们,开房不可在同一家旅店的同一个房间,否则就无法成为受人尊敬的人。

2. “洗澡时,必须清洗全身。”(第二课)
评语:请参阅拙文《洗刷乾净才上床》

3. “良好的个人形象包括…适当得体的穿著。”(第二课)
评语:“国王的新衣”是否属于“适当得体的穿著”?

4. “我们也应该注意自己的行为是否被家庭成员接受或令他们反感。”(第三课)
评语:No Comment,因为家人好像永远都是高官显要背后的第一号支持者。

5. “我们必须对自己的家庭感到光荣。”(第三课)
评语:不晓得“国王”的家人是否对自己的家庭感到光荣?

1/07/2008

蔡细历系列(5):谁是蔡细历性爱光碟的最大受害者?

黄家定:怎么会是我呢?

谁是最大受害者?

不会是光碟中的女主角,因为至今我们还不晓得她的名字和下落。也不会是蔡太太和几名孩子,因为他们都已经这么大个人了,应该会明白事理,也早已原谅了当事人。

那么,你或许会说蔡细历医生本身就是最大受害者,因为他除了穿着“国王的新衣”出现在观众面前,而且还因此失去了所有的职位。

然而,依照现在的情势来看,获得众多同情票的蔡细历未必是受害者,也可能会是失马赛翁,到最后扳回整个局面。

从蔡细历有关自己“功高震主”的多番谈话,以及林吉祥认为幕后黑手藏在马华会长理事会中,读者们难免会把焦点放在黄家定与陈广才,这两位党职比蔡细历都高的马华“主”人家身上。

在衡量了署理会长陈广才的癌症病情后,表面上看起来,马华总会长黄家定的嫌疑似乎最大,他也莫明其妙的成了这起事件的最大受害者。

蔡细历医生突然之间变成受逼害的“弱者”,无形中显突出马华这个政党存在着“卑鄙小人”之流,选民们怎么会放心把国家交给这些人来治理呢?

看来,黄家定肯定会想尽办法找出“祸首”,以免反对党在来临的大选中,能够藉炒作这个课题来打击马华,同时也好还自己一个清白,否则该如何堂堂正正、清清白白做人做官呢?

1/06/2008

蔡细历系列(4):蔡细历医生还会卷土重来

对不起,我在一月二日的那篇《老蔡背叛的私事》中,所指的老蔡就是我们柔佛州人尊敬的蔡细历医生。

看到老蔡在Batu Pahat受到好几千人声援的镜头,令我想起10年前安华在国家回教堂外的类似大场面。我不得不怀疑:历史是否每十年会重演一回?

他口口声声要求在场的支持者,确保国阵在来届大选中胜利,其实就好像Hindraf当初把矛头指向英国政府,一样是要避开当权者的对付,最终目的不外是培植支持的力量。

从这些支持者的反应,以及事态可能发展的去向来看,民间舆论的焦点好像已不在于事情的“对与错”了。

我在《老蔡背叛的私事》中指出,人民不会接受蔡细历的行为,主要因为这是一种“不忠”和“背叛”的行为。现在我看的关键问题却是:人民现有的道德价值观是如此认为吗?

当年美国总统克林顿未被“拉链门”事件所绊倒,很大程度归功于美国人民性开放的风气,足以容忍这种总统的所做所为。

就好像一些国家可以接受“双重国籍”,好些人也正如老蔡所说,可以同时拥有老婆和女朋友,更何况非回教徒“通奸”在我国并不算是什么“非法”的行为。

既然不是在干“非法”的事情,拥有既得利益的老婆也已公开原谅了他,老蔡本身也很坦白的承认了自己的行为,为何他还是无法逃过下台的命运?

他说自己是臣服于ASTRO与《中国报》的民意调查结果而下台,你会相信吗?我是很乐意看到我国的民意调查能有这种“公信力”不受操纵,但是,在我国目前有限的新闻自由下,我办不到这点。

蔡细历医生在短短的廿四小时内,就被迫亲手把近三十年的功绩给废了,在情在理来说,他会这样轻易的罢休吗?

没有了党职,并不意味著他不能在来届党选中挑战总会长的宝座。只要他像安华当年那样巡回全马各地,争取到基层党员的大力支持,他的政敌难保他不会卷土重来。

GOOD IDEA:用Search Engines做Survey

现在的“网中人”,对任何语文的文法,只需要“半桶水”就行了。这都归功于强力Search Engine如Google的出现。

不懂得一个句子要这样写,还是那样写才对?只要分别打进Search Engine找一找,再来比较有多少条的查询结果,就大概知道要怎样写才对。

当然,有时候并非最多人做的事,就是正确的事情。就如蔡细历医生所说,很多人都在做他的那种事;万一大多数的男人都在做这种事,是否意味着这种事就不是坏事呢?

看来,Survey只能作为一种参考而已,是非对错还是必须由我们自己来作出判断,以免被其他人误导而同流合污。

1/05/2008

食色性也:洗刷乾净才上床

最新一期的《号外》周刊揭露,原来蔡细历医生在Sex Video中有刷牙的卫生习惯。他不愧是一名专业的医生,以及我国有史以来最“负责任”的卫生部长。

我不晓得他在刷牙后,是否有像我那样,用卫生部所批准的薄荷味Listerine来漱口杀菌呢?

2005年的一项瑞典牙科研究结果就显示,口交会通过口水传染导致口腔癌的HPV病毒(右图),而这种致癌的病毒据称也会导致子宫颈癌

所以,保持口腔的卫生,是性爱关系中尊重与爱护女性的一种表现。蔡细历医生在这方面,应该获得医学界给予的高度赞赏与表扬。

对于没有口交这种“非法”习惯的女人来说,她们所患上的子宫颈癌,则源自男人下面的“包皮垢”。

“包皮垢”是包皮内结合皮脂、皮屑、尿液、汗液等,所形成的豆腐衣样的污垢。经过细菌的分解后,包皮垢将会产生致癌物质,并通过性行为被释放到阴道内,从而诱发出子宫颈癌细胞。

看来,人类的性行为可是一种“圣洁”的活动,严格讲究“神圣”与“清洁”。若大家没把身体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彻底洗净消毒,千万别上床做爱做的事,以免乐极生悲。

标签:

1/04/2008

蔡细历系列(3):口交 · 滥交

A sandstone sculpture of many men and women having various types of sex, carved on the wall of a temple. The temple was built approximately 1,000 years ago for reasons unknown.

口交

2008年第一个月的天空很黄。我满脑袋子被蔡细历医生的新闻搞到都是些黄色的画面。

我到现在都还未有机会研究这个Sex Video,不过,倒可以参照之前在网路上看过的日本AV,来无限想像卫生部长口交的“卫生”画面。

My God!要不是蔡医生的以身“试验”,我还真的不晓得原来我们的法律,是严禁口交这种在AV中例常出现的性行为。

说来好笑,当房门关起来时,情色男女要怎么干就怎么干,房间内又没有执法人员在维持次序,写法律的人要如何鉴定人家是怎么的做呢?

蔡细历性丑闻的“贡献”,在于告诉那些抗拒口交这种“核突”性行为的人士:“人家身为医生的卫生部长都可以接受,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滥交

他虽然下台了,但却走得心不甘情不愿,还牙擦擦讲了一大堆的话。他的意思是:很多人都在做这种事,只不过我不好彩而已。

是的,他真的很不好彩。我就听说过这世上真的有政治人物,喜欢和各路模特儿上床,也有人因为这类癖好而当不成首相,否则现在的首相就不是阿都拉。

蔡细历医生也不必羡慕回教徒可以享受齐人之福,有关的教规在当时不过是权宜之计,目的在于照顾战争期间的寡妇们,而非怂恿天下男人温饱思淫欲。

我的学弟对此就不以为然,并在他的部落格指出:人类从来就不是一夫一妻的动物。我的看法是:如果上帝要人类一夫多妻,世界人口的比例就不会是男女各半,而是男人只占20%至33%的比例。天!这是什么女人世界?

最后,蔡细历说他想当记者,我想他现在的形象最适合当出版人,通过他在政府内的交情,向内政部申请在我国出版Playboy等成人杂志,一定会比我成功。

标签:

1/03/2008

蔡细历系列(2):耶稣可以打救蔡细历

蔡细历医生应该去找耶稣,真的,我不是在讲风凉话,也只有耶稣当时才能打救他。

只可惜,耶稣早在两千年前已不在人世了,否则的话,蔡细历大可抱着耶稣的脚不放,求他来打救自己。

我之所以会如此说,是有一定的根据。我有留意到,蔡细历医生在他的“最后一场”记者会上,批评我国人民自以为Holier Than Thou(比别人圣洁)。

当年,就有与耶稣作对的人,把抓奸在床的淫妇带到他面前,试探耶稣本身会不会依照犹太法律,把该女人用石头活活打死。

没想到那些人听了耶稣的话,一个个掉头就走,到了最后现场只剩下耶稣和那女人。

耶稣当时说了些什么话呢?他说:“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

如果耶稣现在站在蔡细历医生的身旁,他或许会声援的说:“你们中间谁自认圣洁的,谁就可以要求他辞职。”我想,至少90%的人民会支持蔡细历医生留任。

只可惜,耶稣早在两千年前已不在人世了,不然,事情或许不会演变到今天这种地步。

1/02/2008

蔡细历系列(1)::老蔡背叛的私事

华盛顿承认砍坏父亲心爱的樱桃树

老蔡,你好野!你并不像一些人,做错了事,还千方百计想要掩盖事实,甚至派人放置炸弹企图消尸灭迹。

既然你选择在我的地头公开道歉,我就有必要给足你面子,仅代表全体昔加末人民向你致敬,并给予你一句鼓励的话:“谁人无错?”

说你做了很多男人下面都会做的事,这句话并非乱乱说,因为英国著名安全套公司的年度调查报告,常常都会显示很多男人一生有几位性伴侣。

当然,并非所有男人都是那么的坏,至少我现在就不是。而这样罕见的好男人,正是天下老百姓所要寻找的领袖人选。

所谓的“选贤与能”,老百姓选择领袖还真够挑剔,除了要有能力才干之外,我们的国家领袖还必须是“贤者”,最好是无可挑剔的“圣人”。

人民无法接受领袖随便跟别人上床,正好像他们无法接受“叛国罪”一样,因为“搞外遇”基本上就是一种“背叛”的行为,那怕有一天也会出卖人民的利益

我在前面已说过:“谁人无错?”老蔡可以犯错,我们也可以原谅他,连他的老婆都向克林顿的太太看齐,已经原谅了这位在外头搞出事的老公。

但是,政治是现实的,人民老板选员工也是很现实的,除非你有三头六臂,否则,所有有问题有瑕疵的人选都得靠边站,把路让给其他有贤有能的竞争对手。

老蔡,是时候考虑离开了!

That's Magic (5):HIDDEN AGENDA 隐蔽议程


感谢YouTube的出现,让我能够看到许多魔术表演的示范。看到最后,我终于明白为何称之为“障眼法”,因为几乎所有的魔术,都把东西藏在你看不到的地方或隐蔽角落。

记得曾经用过“老鼠胶”来黏捕家里的老鼠,结果整个放置老鼠胶的纸板竟然消失无踪,后来才发现到,原来纸板连同老鼠藏在大件东西的后面,难怪会看不到。

其实,在现实生活中,也有一种东西隐藏在肉眼看不到的地方,却影响甚至决定我们的生活,那就是反对党常常提到的Hidden Agenda隐蔽议程。

在大学时代,也常听到长辈提醒不要被政治人物所利用,因为他们的活动背后都隐藏着本身的目的,以及达致该目的的全盘计划。

当然,做事情有计划并非坏事,叫人感到担心的,倒是做坏事有惊人的精密计划,在华丽词藻的包装下,一步一步把你推向灭亡的边沿。

写到这里,我想起了我的上帝,他似乎也有他的Hidden Agenda,叫人至今还想不通看不到。他为什么要创造这个世界呢?

1/01/2008

TomYam:丢报纸的年轻人

video

今天下午3时正,我坐在KLCC底楼的中央大厅一旁,等着见证我国今年第一场的快闪行动,也算是实现我之前对读者们的诺言

坐了15分钟后,才看到一两位手拿报纸的年轻人出现,有一位就在我旁边坐下。这时,我就和同行的朋友回忆1998年烈火莫息时,在SOGO百货商店前示威人潮准时涌现的壮观。

到了3点20分时,这个大厅的两个角落,明显出现了两堆摄影记者,大家都和我一样等待猎物的出现。

当时间来到预定的3点半时,现场并没有出现类似国外快闪行动的大场面,这时只见所有摄影记者都围着一个垃圾桶猛拍照。

等到我跑前去时,该垃圾桶已塞满了各种语文的本地报纸。刚才坐在我旁边的那位年轻人(上图),这时才把手上的报纸在众镜头前撕碎,好像电影明星演戏一样。

正如主催者在其网页上所说,出席这次快闪行动的记者人数,可是“演员”的三倍,看的人还多过“玩”的人,真的一点都不好玩。